博发博彩现金开户
首页 > 生活 >

中国极限挑战者

2019-06-24 来源:芭莎男士
中国自由潜水深度纪录保持者王奥林,翼装?#23578;?#19977;项世界纪录保持者张树鹏,达喀尔拉力赛摩托车无后援组完赛第一位中国车手赵宏義。他们都是令人生畏的纪录保持者,对于曾经、正在或是将要置身于其中的且对应着生死的极限时刻再熟悉不过了。大自然总能让人变得渺小,当你害怕时,你就成为了恐惧的奴隶,而他们是与恐惧跳舞的人。他们这样的人总是认为自己创造的纪录只是一个暂时的锚点,而非终点。在你我可能一生都不会涉足的地方,这几位中国的极限挑战者带着对这个蓝色星球的敬畏,去到了人类身体机能和自我意识的伟大边界。

1

赵宏義

赵宏義:完赛即胜利

想象一场比赛,你一个人驾驶一辆摩托车,从秘鲁首都利马出发,沿着太平洋海岸,途经?#37327;?#30340;炎热沙漠、神秘的纳斯卡线条,再继续深入安第斯山脉腹地,穿过阿雷基帕地区的火山顶峰和急速下降的峡谷,最后在智利边?#36710;?#22612;克纳市稍作停顿,再折回利马。

整个路程全程5128 公里,共分10 个赛段,一天一个赛段,70% 以上都是沙漠。?#21051;?#39569;好几百公里,在路途中你可能会遇到各种翻车事故,在沙漠里面对?#25104;健?#27801;窝各种沙型的路段,可能会掉进好几次鸡窝坑。有时候上到有雪的山顶,经历酷冷,一会儿下到山谷冲入炙热。

你不但要看路,还要看路书寻找终点的打卡点。在沙漠里速度不能太快,因为沙子没有附着力,速度可能就像走路一样。而到了戈壁,最快可能达到170km/h。一开始你可能想和其他人竞争,但再往后,你只能专注于自己怎么到达终点,要尽量保持自己的节奏。

到达一个赛段的终点打完卡后,你有了今天比赛路段的成绩,拿着你的时间卡再骑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到达今天休息的大营。这段?#26041;行?#39542;路段,你还得在规定时间到达,?#28909;?#35828;三个半小时,晚到了不行,早到了也不行,否则都得罚时间。

到达大营后,你得自己扎个帐篷吃口饭,领路书,可能还要规划什么时候换装备,车哪儿坏了该做什么保养。也许12 点才能睡觉,凌晨三四点就得起床。这样连续五天比赛,中间休息一天,再连续五天比赛。这场比赛加起来11 天。

这便是赵宏義今年参加达喀尔摩托车拉力赛无后援组的真实写照。今年1 月6 日至17 日,第41 届达喀尔拉力赛在秘鲁举行。达喀尔拉力赛是世界上比赛路程最长、参赛环境最为恶劣的一项赛事,被称为勇敢者的游戏。而摩托车组被称为达喀尔赛事中最艰苦、最危险、死伤率最高的组别。

今年有61 个国家和地区的534 名选手参赛,其中有3 支中国车队共11 名车手,与他同在凯励程K TM 星之队的队友张敏参加的是传统组,而参加无后援组只有赵宏義一个中国人。无后援组即相对于传统组,没有助理,没有后勤,只有一人担任车手、领航员、技师等无数个角色。赵宏義以无后援组第八的成绩,成为中国完成无后援组的第一人。

2

赵宏義

赵宏義参加摩托车拉力赛已经接近10 年。最开始他参加国内的环塔拉力赛,为达喀尔拉力赛做?#24613;浮?#23545;于参加达喀尔的选手来说,能顺利跑完全程便是胜利。2018 年,赵宏義以第74 名的成绩,成为唯一跑完全程的中国车手。

1994 年,14 岁的时候,赵宏義在北京的摩托车运动学校学会了骑摩托车。当时很多父母觉得摩托车危险,但赵宏義父母反而理解儿子的喜好。刚开始训练的时候,他年龄还小,摩托车马力大,不?#27599;?#21046;,经常倒地,胳膊肘一直是蹭破皮的状态。

15 岁,赵宏義开?#21363;?#34920;北京队参加全国越野摩托车锦标赛。96 年到99 年,他开始参加全国摩托车越野锦标赛,成绩也越来越好。那几年,他也算是有编制的运动员了,可以领到正式工资。

他18 岁的时候有了自己第一辆民用越野摩托车。他对父母说,“你看我要拿驾驶证了,我18 岁了,我摩托车骑得也挺好,我需要有一个交通工具。”他?#28304;死?#30001;让父?#29238;?#20182;买了辆车。但这辆车几年后却被偷了。

他从小接触摩托车比赛的时候就知道达喀尔比赛了,那是这个行业的最高殿堂。他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做摩托车手,但在1999 年,体委编制解散,摩托车队变成俱乐部,他只能自己出去找工作。

赵宏義那时也不上学了,他除了骑摩托不会别的。因为个子高,别人推荐他去兼职当模特,拍摩托车的广告,还给有摩托车画面的影视剧客串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没有正式工作,勉强能养活自己。直到2003 年,机缘巧合下,他去了星空卫视做汽车节?#24656;?#25345;人,待了五年,之后又到旅游卫视待了一年。那几年,因为工作,他跟摩托车没有太多的接触。但他从没?#29260;?/p>

3

赵宏義

直到2010 终于参加了环塔赛,第一次的经历印象深刻。那次比赛全程3800 公里,他第一次骑着摩托车到了沙漠。环望四周一个人都没?#23567;?#22240;为不熟悉地?#21361;?#25684;了车还被车压在了底下,爬不出来,特别绝望也害怕,过了很久,其他车手路过,才把他救了起来。

赵宏義打了个比方,如果说环塔和达喀尔的难度系数比较,达喀尔是100 分的话,环塔就是30 分。

初次接触达喀尔在2017 年。但由于前期?#24613;?#19981;足,比赛中途遇见各种事故,整个车队全部退出了比赛。基于这种经历,2018 年参加达喀尔的时候,赵宏義提前做了训?#32602;?#21040;南美去试车。这次比赛,中国车队中途全都因为撞车退赛了,只有赵宏義一个人完成了全程。

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加达喀尔。当年整个赛事分为14 个赛段,跨越近9000 公里,在15 天的时间内完成。参加环塔的时候,他从没有一天跑过一千公里的,而在那年,他经历了好几个一天跑一千公里。几个赛段都骑到晚上了,晚?#40092;?#32447;不好,温差也大,他很担心自己在什么地方发生失误导致退赛。

“在那种艰难,特别挑战的环境下,最后人之间的情感从对手会变成朋友,然后变成伙伴,最终互相鼓励着完成一个自己人生的一场比赛。”赵宏義说。

对于达喀尔拉力赛可能遇到的危险,赵宏義在心理上已经能够掌控住。他说,达喀尔早年因为每年都会死人而受到关注,但摩托车运动的护具装备、救援设备和通讯设备,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好。

在他最早参加比赛的时候,母亲来到比赛场地,坐在车里不敢下来看。第二次参加达喀尔的时候,妻子不太高兴了,就问他,“你不是已经去过一次完成了梦想,这个事就结束了吗?”

他曾说到了40 岁就结束竞技生涯, 还有几个月就到了。可目前看来,他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

123
推荐 EDITORS PICKS
热点 MOST POPULAR
博发博彩现金开户 重庆时时彩两星 nba彩票官网 矮木头电子游戏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 鹿岛鹿角足球俱乐部 山东时时彩官方开奖 卡迪夫城vs米德尔斯堡 黄金大转轮闯关 武里南联对北京国安直播在线 大宫松鼠vs川崎前锋